相关文章

少年失踪半年后尸体现身礼堂尸身已风干(图)

来源网址:

少年就是在这个礼堂里不幸殒命的

毕广来说,儿子他们就是经常通过这个梯子爬进礼堂的

失踪的孩子半年前就已经殒命离家只有几百米的礼堂,本报昨日报道的这一悲剧引起读者的深切同情。昨日,不少读者致电本报,表达对毕广来夫妇的慰问。记者昨天下午带着读者的牵挂,再次赶到了南京大厂,在潘营新村见到了毕广来夫妇,此时他们正在租住的房子里等候警方的验尸报告。

由于过度伤悲,毕广来已经形容憔悴,其妻子更是卧病在床。毕广来告诉记者,儿子的尸体现在还没有火化,警方表示13日会出来一个验尸结果,所以这几天他们会一直留在南京。对于找寻了近半年的儿子竟然已经死亡,而且死亡的地点离居住的暂住地只有5分钟路程,毕广来心中一直不能接受。前天他在老家接到南京的通知后骑摩托车从泗洪赶来时,还期待着这只是一场误会。

警察让他不要看儿子的遗体,可是他仍然坚持见儿子最后一面。看到孩子身上的肤色和衣着后,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儿子,因为他曾多次帮儿子洗澡,儿子的身体他再熟悉不过了。他当时就急昏了过去。

毕广来表示,他做梦都没想到儿子会死在礼堂里,因为儿子失踪后,他先后两次翻门爬进礼堂,并找寻了很长时间,可由于里面漆黑一片,再加上里面有的地方积水较深,所以一直没有发现。对于儿子的死亡原因,毕广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他告诉记者,儿子喜欢和班上两名同学在一起玩,经常翻门进入礼堂拿一些废铁出来换吃的。去年8月27日儿子失踪后,毕广来到学校询问过,不少人都称看到儿子与那两名同学一同出去的,可等他找到那两个孩子时,却被告知,不知道情况。毕广来自己爬进过礼堂,费力而且危险,所以他推测儿子一人是不可能进去的。毕广来称,此事警方正在调查,结果应该很快出来。令人遗憾的是,记者不知那两名同学的联系方式和住址,无法进行采访。

随后,毕广来又向记者说出了许多种推测。他期待能够尽快揭开儿子死因的真相。儿子是怎么死的?这或许就是这个可怜的父亲现在惟一关心的事。

南京警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事受到群众的密切关注,他们正全力以赴地介入调查,争取尽早将男孩的死亡真相大白于世,让遇难者父母得到安慰。据悉,案发当日上午,南京市公安局黄新国副局长就赶到了现场指挥,以市公安局新华分局刑侦大队为主要力量的调查组也于当天成立。案发以后,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法医在现场对尸体进行了调查取证,刑侦民警和辖区派出所民警也开始在周边地区进行调查走访,希望能找出线索。警方同时希望知情者能够积极配合警方提供线索。由于法医的尸检报告尚未得出结论,警方对男孩的非正常死亡暂时仍无法定性,但警方表示,不排除他杀的可能。(本报记者 国勇 一鹏 迪晨 裴睿 徐丹 文/摄)

新闻回顾

13岁的儿子去年8月27日突然离奇失踪,全家人以泪洗面,发了疯一样四处寻找未果,不曾想昨日却有了儿子的消息。但这个消息不是喜讯,而是一个晴天霹雳,儿子找到了,可找到的仅仅是一具干枯的尸体,心中伤口再次被无情的事实残忍地撕开。昨日,泗洪来南京打工的毕广来夫妇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,漫漫寻子路画上了句号。

礼堂惊现风干尸体

昨天上午10点多钟,已经闲置多年的大厂某单位礼堂准备改造重建,几名工人接到指派后来到礼堂进行改造前的清理准备工作。在切割座椅时,其中一名工人陈某突然闻到一股头发烧糊的味道,低头一看,座椅下有一些零散的布料,因担心切割时引发火灾,陈某伸手一拽,想将布料拽走,没想到,却拽到了一只胳膊!陈某被吓得当即跳开,几名工人便合力移开座椅,陈某赫然发现地上竟有一个人形的物体。几名工人也吓了一跳,稳定情绪后,一名胆大的工人走上前弯腰仔细查看,发现这竟是一具尸体,且已经风干,面容皱缩难以辨认,但尸体并没有散发出异味,看骨骼身形好像是一名10多岁的少年。这一发现让几名工人胆战不已,他们赶紧跑了出来,并拨打电话报了警。

失踪孩子“找到了”

大厂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,随后对现场进行了封锁,四周居民听到这一消息后纷纷前来观望。据一名姓王的居民讲,这个礼堂已经闲置多年了,由于长期没有使用,有时有一些住在附近的小孩进去玩,也有拾荒的人潜进去,偷盗一些废铁等物品出去卖。不过据王某称,最近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人进入过礼堂。一位居民突然回忆起,去年8月27日,一名叫毕广来的泥瓦匠走失了13岁的儿子,不知道与这事有没有什么联系。警方得到这一线索后立即查找起来,结果发现毕广来已经返回泗洪老家了。为尽快确定干尸身份,大厂警方与泗洪方面取得了联系,找来了毕广来本人。毕广来听到这一消息后激动不已,急忙赶到了事发现场。据毕广来介绍,他们一家本来是在大厂做泥瓦匠的,住在大厂西厂门潘营新村,儿子毕晓超于2004年从老家泗洪来到南京上学,在行知小学读书。可13岁的儿子在2005年8月27日突然失踪,他们一家人费尽了心思,为了表达自己寻儿的诚意,他们夫妇在儿子可能出没的地方,几乎见人就下跪。毕广来和妻子花光了所有积蓄都没有找到儿子,伤心欲绝后返回了泗洪老家。由于尸体已经难以辨认,毕广来说儿子失踪时上身穿条纹背心,下身穿蓝色运动裤,脚穿拖鞋。警方根据毕广来的描述对尸体进行了检验,发现已有的特征与其所说的基本相似,初步断定这具尸体就是毕广来失踪半年的儿子。

孩子是怎么死亡的

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赶到现场,此时,毕广来的妻子仍在礼堂门前。记者发现,该礼堂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已被锁上,毕广来的妻子躺在铁门边冰冷的水泥地上,迎着穿堂风,在小声哭泣。“都哭了一天了,没力气了。”正在劝解的另一名妇女对记者说。周围邻居无论如何劝解毕广来的妻子,她只是一味地哭泣。据目击者说,当时,晓超的尸体在躺椅下,尸体的位置正在二楼座位区大池子边的垂直处,被发现时,身上还盖着一条毛毯。该目击者还称,尸体四肢蜷缩,皮肤呈暗褐色,因被风干,皮肤紧皱在一起。但后脑勺上还能看到三角形皮肤外卷的划口。据一名小区居民回忆,因该礼堂前厅一直被用来做乒乓球室,在晓超失踪后的10天左右时,有人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味,以为是礼堂里有死老鼠等物体,便找来几盘蚊香放在礼堂内点燃。因礼堂座位区没有灯光,并没有人发现尸体。综合以上几点,有居民猜测,可能是晓超自己从二楼摔下,但即便是从二楼摔下,毛毯是怎么盖上的?这些疑点,都让人大惑不解。目前,法医已经对晓超的尸体进行了检验。

尸体未全腐是巧合

令人疑惑的是,该男孩尸体暴露在8月份高温天气下居然保存较为完整,没有大面积腐烂。据相关医学专家推测,该男孩的尸体之所以保存相对完整,首先因为尸体腐烂要有细菌来分解,而阻止细菌的滋生有两种条件,一种是高温条件,一种是温度相当低。该小孩尸体摆放的位置可能处于一种巧合,具备了上述其中一种条件,减少了细菌的滋生。其次,当时该废弃的礼堂内空气可能干燥、空气流通很快,使得尸体上水分快速蒸发。还有一种巧合是,从现场勘察来看,该男孩皮肤上没有明显的破损和缺口,而人体的表皮起着一层保护层作用,阻止了大量细菌的入侵。假如该男孩表皮破损,诸如被尖刀捅伤,或被其它利器刮破,有着明显的外伤,那么大量细菌有可能通过伤口进入内脏或肌肉等软组织,造成尸体腐烂。

学校应加强危机教育

一条鲜活生命,一个花季少年就这样在一个黑暗的礼堂里永远消失了,留下悲痛欲绝的亲人。现在我们无法知道毕晓超是如何到礼堂去的,我们也无法想像毕晓超在礼堂里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。因此在这里,撇开毕晓超在礼堂里究竟遭遇到何种危险才不幸殒命这一具体事件,我们不得不提起一个沉重的话题,孩子在遇到危险和危机时应该如何应变,应该如何保护自己免受伤害,或者在发现有危机来临时是否有足够的求救手段?我们在这方面对孩子的教育措施足够吗?南京社会发展研究所陈如所长在谈到这一话题时说,现在的孩子几乎是在“温室”中成长,忙于学习和考试。孩子缺乏挫折教育、缺乏生活的体验和生活顿悟,在遇到突发事件时,心理承受力较差。长期得不到生活上的锻炼,孩子在危险来临时,思维反应混乱,应变能力和求生能力得不到提高。而现在一些学校组织学生野外训练,体验野外生活,实际上是对学生的一种“挫折教育”,培养孩子生活应变力,提高在陌生环境下遇到突发事件的心理素质和求生意识。(本报记者 臧磊 裴睿 国勇 一鹏 迪晨—)